首页 财经 聚焦 财评 股市 证券 商业 设为首页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民银财评 / 正文
曾陷多起专利纠纷 对赌约定下家居五金龙头悍高集团再冲IPO
来源:
2023-11-03
8月末,中国证监会宣布,阶段性收紧A股市场IPO节奏,促进投融资两端的动态平衡。截至9月底,多家正在排队上市的泛家居企业因“拖拉”上交2023年上半年财务资料被中止IPO审核。

  不过,就在众多家居企业IPO暂缓之际,家居五金细分领域龙头企业悍高集团于9月28日更新财务资料,继续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IPO参考发现,悍高集团于2022年7月首次递交招股书,今年3月初被受理,3月底已获问询。不过,距被问询后已过7个月,悍高集团的IPO始终没有进展,直至前段时间更新招股书,补充上半年的财务资料。

  尽管悍高集团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实现双增长,但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营收规模仍有较大差距。此外,悍高集团存在的经销商管理风险、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风险等,或仍将是其上市的阻力。

  今年以来,在政策刺激、消费复苏的大环境下,家居行业逐步走出地产公司“爆雷”的阴影,业绩持续改善。同处于大家居产业链的悍高集团,业绩亦保持稳步增长。

  最新招股书显示,2023年上半年,悍高集团实现营收9.06亿元,同比增长26.42%;实现归母净利润1.14亿元,同比增长58.78%;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1.12亿元,同比增长64.43%。

  资料显示,悍高集团的产品主要涉及4个类目,分别为收纳五金、基础五金、厨卫五金、户外家具。

  从产品结构上看,悍高集团的五金产品上半年均取得不同程度的增长。具体来看,收纳五金收入增长18.49%至3.15亿元,厨卫五金收入增长27.51%至1.33亿元,基础五金大涨63.2%至3.02亿元。

  然而,悍高集团的户外家具产品则在今年上半年下滑17.21%,营业收入仅9141.93万元。历史业绩显示,悍高集团2021年实现增长76.04%,2020年和2022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其户外家具产品的营收均出现了下滑。

  悍高集团的户外家具产品主要以外销为主,招股书显示,悍高集团2022年境外市场收入下滑近二成,2023年上半年继续下滑二成。境外市场贡献收入从2019年的接近三成,下滑至上半年的不到15%。

  对此,悍高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境外销售收入占比呈下降趋势,主要原因系公司境内地区收入增长较快,加之 2022 年度受俄乌冲突、中美贸易博弈等因素影响,境外市场需求疲软所致。

  国内市场方面,悍高集团境内线下经销收入占比逐年提升。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其境内线下经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51%、42.79%、49.81%和56.79%,占比较高。事实上,自2018年地产公司“爆雷”以来,各大家居企业开始主动与地产脱钩,而将迅速发展零售业务作为保持业绩增长的主要抓手。不过,经销商对于品牌向来是把双刃剑,既是快速提升业绩的利器,也可能由于管理不善影响品牌的市场形象。

  悍高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张,对经销商的管理难度也将加大。若个别经销商未按照合作协议的约定进行产品的销售和服务,或经营活动有悖于公司品牌的经营宗旨,将会对公司的市场形象产生负面影响。同时,公司亦无法保证经销商能够在签订合作协议后完成约定的业绩目标,如果在合作协议到期时,经销商无法按计划完成业绩目标,公司的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IPO前引入战略投资者,既可以通过引入战略资本帮助企业迅速扩大规模从而在未来上市的时候更容易获得投资银行的支持和投资者的追捧,也可以帮助企业改善股东结构,同时建立起有利于今后上市的治理结构、监管体系、法律框架和财务制度。

  拟上市企业为了得到战略投资,通常会签订股权回购等对赌条款。而这对拟上市企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压力。

  招股书显示,悍高集团在申报前12个月新增二鸣投资、顺德智造、兔宝宝、青岛华真、尚壹投资5名股东,并与其签署了对赌协议,包括股权回购条款、反稀释条款、随售权条款。

  在上述条款中,其与兔宝宝的股权回购条款引人关注。2021年10月18日,兔宝宝增资6000万元,认缴注册资本为205.8万元,当时其持股比例为2.05%。

  2023年2月,兔宝宝与悍高集团控股股东悍高管理已签署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二),约定若悍高集团提交 IPO 申报后因任何原因撤回、被退回 IPO 申报申请的,或 IPO 申请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或证券交易所否决的,投资方有权要求控股股东以投资方在本次增资中向公司支付的增资价款与增资价款金额6%的单利年化收益之和等额的收购价格,收购投资方持有的公司股份。除投资机构兔宝宝外,其他投资机构并未与悍高集团控股股东签署前述股权回购条款。

  除回购协议压身外,悍高集团还曾多次卷入专利侵权纠纷案。招股书显示,2021年至2022年,先后有铭珈家居、江苏酷太、厦门和而达、宁波搏盛起诉悍高集团侵犯专利。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悍高集团涉诉铭珈家居专利所对应的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33.42万元、183.40万元、343.80万元、0万元,涉诉江苏酷太专利所对应的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0.22万元、6.34万元、7.12万元、3.16万元,涉诉厦门和而达专利所对应的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0万元、19.59万元、20.38万元、3.62万元,涉诉宁波搏盛专利所对应的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0万元、1.81 万元、2.90万元、1.87 万元。

  目前,悍高集团与铭珈家居、江苏酷太已达成和解,并向铭珈家居支付370万元、赔偿江苏酷太100万元。而与厦门和而达涉及的“喷枪(档位切换)”专利、宁波搏盛“便捷式弹跳下水机构、便捷式弹跳盖和落水筒”专利纠纷尚未有结果。不过根据判令,悍高集团如若败诉,要赔付200万元。

  图片

  家族式经营是家居行业的普遍特征,悍高集团也不例外。

  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悍高集团实际控制人欧锦锋和欧锦丽兄妹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83.74%的股份,控制公司89.76%的表决权。其中,欧锦锋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76.14%的股份,欧锦丽间接持有公司7.61%的股份。欧锦锋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欧锦丽担任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长期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

  此外,在悍高集团的高级管理职位以上的人员中,有4名高层的8位亲属在公司及子公司任职,但均没有股权。

  欧锦锋配偶的弟弟林居右担任新开发业务——云商(公司自建的电商交易APP)部的供应链总监;欧锦丽配偶苏健源担任采购副总监,同时也是公司的控股股东悍高管理(全称“广东悍高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监事。此外,公司董事孙国华的姐姐、姐夫、儿子及监事蒋祖飞的姐姐、姐夫等均在集团任职。

  资本市场上,不少上市公司都起源于家族企业,而家族内部成员关系过于紧密,也会导致企业在内控有效性上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从而损害到其他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悍高集团在高度家族化下,能否应对竞争激烈的五金赛道一次次的冲击呢?

  在家居五金行业,境外知名企业如百隆、海蒂诗、凯斯宝玛、格拉斯等较早进入了市场,并凭借其成熟的商业模式和丰富的技术积累,逐步占据了家居五金的中高端市场。在低端市场,企业生产规模较小,品牌意识较弱,自主研发设计能力不足,以零散的形式参与区域市场竞争。

  近年来,国内家居五金企业通过坚持研发与自主创新,市场竞争力不断提高,出现了以坚朗五金、东泰五金、汇泰龙、雅洁五金等为代表的国产家居五金品牌。他们通过技术创新、品牌宣传等手段,逐步向高端市场突破,产品结构也由中低端为主逐渐向外资品牌主导的高端领域扩张。

  可以预见,未来家居五金市场的竞争将会愈加激烈。悍高集团能否借此次IPO之机走进资本市场,IPO参考将持续关注。

CopyRight@2015-2023 中国民银财经网 All Right Reserved

工信备案号:湘ICP备2023001279号